80后为什么对香港情有独钟?被这波怀旧扎心了

摘要: 四大天王,王家卫,TVB,星爷,金庸,古惑仔,大话西游……

11-01 19:59 首页 文摇

1997年,香港回归,父亲执意要我跟他看电视直播。那会儿我还小,丝毫不理解他的亢奋。


父亲过去常说,电视机这种邪魔一样的东西,会勾走红领巾的幼小心灵,所以我有些害怕。但那天父亲在茶几上摆了许多零食,让我笑出眼泪来,以至于我对香港的印象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“好吃”两个字。



我的父亲很喜欢香港,总是跟我提起九龙城,叮当车,狮子山,霓虹招牌,邵氏电影,当然还有梁羽生、金庸和他们的武侠。我怀疑父亲闭着眼都能游过维多利亚港,哪怕他到现在也没去过。


我对香港的喜爱,源自父亲。



“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光明磊落”



我不再惧怕电视妖魔,父亲也跳脱出父亲的枷锁,变成了一起见证过香港回归的兄弟。兄弟齐心,我们趁我妈睡着后,会偷偷打开电视看一整夜97版的《天龙八部》。侠之大者为国为民,怎么会拘泥于作业和妻子这种肤浅的东西?



“爸,大侠会干偷看电视这种事吗?”我问。


父亲当时差点跪下来要喊我爸爸。他说后生可畏,我张某人今时今日才明白:做人最重要的是光明磊落。


所以我们从黑夜里走出来,改成白天看。即便是被我妈骂也没关系。“为了正义,被骂几天几夜又有何妨?”父亲说。


但事实上,父亲总会溜出去上班,所以挨骂的只有我。


父亲是镇里的公职人员,肥差,但他从没有占过半点便宜。他认定的事情,哪怕别人托了更高一级的领导过来说好话送礼物,也会被他拍桌子赶走。他那么轴的人,对朋友倒是无限制的慷慨仗义,从来只有别人找他借钱,没有他问朋友借的。所以我们家一直收支不平衡,我母亲说他笨,但父亲只会笑着给我使眼色。


光明磊落,开心自在。



“他好像一条狗啊”




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?


“就像条狗,想一直跟在肉包后面。”


肉包是我高中的班花,发育优良,她的力气大我们很多,男生敬畏她就像敬畏国旗一样。毕竟第一个喊她肉包的男生,被她一掌打进垃圾桶。


我就是那个男生。


那一掌,也打进了我的心里。


男孩喜欢女孩的表现,便是故意。


故意给她起外号。

故意在她脸上画乌龟。

故意掐她让她尖叫然后被老师双双骂去走廊罚站。


整个高中生涯,我不知道被打了几次。有回我嘴贱,说了句:“打在我身,痛在你心。”肉包收回她的重掌,脸红得比傍晚夕阳还好看。



放学后,我在停车场开半小时的锁,等她来了,故意踢了一脚车,骂道:“这破锁终于打开了!”


肉包白了我一眼,和我一起骑车回家。


“我快到了,你还不回去吗?”她问我。

“唉?我好像走反了。”我说着。


但我还是跟他往前。


“你好像一条狗哎。”她说。


我扭头就走。

不喜欢我也不用骂我吧?


晚上回去,父亲扔给我一张碟,《大话西游》。我们乐得不行,完全把失恋抛在脑后。很多年后,在我重看大话的时候,心却没来由地一痛。


也不知道肉包,现在被哪条狗给叼走了。



“来忘掉错对,来怀念过去”



父亲从不让我看《古惑仔》。虽然都是打打杀杀,但郭靖和陈浩南,一个是大侠,另一个只是混混而已。


但那时我已经是叛逆期,认定大人说的话都是错的。当大侠,或者是演好一个人见人爱的大侠,是很累的事情。而古惑仔,连衣服都不穿,是真性情。



老雷特别理解我。


“山鸡啊,我幸福路陈浩南觉得古惑仔是一种反权威存在,这电影,其实是哲学。”老雷说。


我不理解他。


因为我才是陈浩南。没有人想当山鸡,毕竟山鸡的女朋友被陈浩南睡过,还怎么出来混?


我们关于谁是陈浩南争论了好久,直到老雷进了医院。


老雷家很有钱,算是富二代古惑仔,但还是架不住真混混的拳头。


被老雷暗恋的姑娘,和校外的混混头好了。老雷相信这一定是被逼的,所以他偷跟着那姑娘,找到了混混头,从兜里掏出一百来,给姑娘赎身。


混混头一巴掌扇得老雷爹妈都不认识,顺便拿走了两百。


“江湖告急。”


第二天,老雷请班里的同学吃了顿饭,给我们每人发了一张纹身贴纸,然后浩浩荡荡地去混混头家堵门。


当混混头开门出来的刹那,一条青龙从他赤裸的胸口飞出来。当时我们就吓尿了,一群人跑得无影无踪。留下来的只有老雷,我,还有肉包。



我们想着一挑三,就算不能赢,也不至于会输吧。正准备动手,边上又来四辆震天响的摩托,一辆摩托载三人,质量真好不知道哪里买的。


“你们先走。”老雷说。


“好的,你保重。”我说。


“拼了。”肉包说。


那一天,腥风血雨,我们仨跑得比狗还快。老雷请我们喝了饮料,大口大口地一下子干完,捡回一条命,远比报仇还要爽快。活着,可真好。


最后,陈浩南这个名字,没有再被人提起。我们又重新变成了热爱学习的好孩子。


而随着年龄的继续增长,我们开始听四大天王的歌,迷上王家卫,看TVB,给星爷贡献电影票,虽然都没去过香港,但身上香港的痕迹越来越强。



所以昨天我和老雷站在香港的地面上,泪流满面。


“感觉像回家了。”老雷说。

“你脸皮蛮厚的。”我说。


粤语听得一知半解,但也亲近。

迪斯尼,我们快乐得像两个两百多斤重的孩子。

维多利亚港,想去游一游。

兰桂坊的酒吧,喝一杯就好。

我们也真的遇到了陈浩南本人。


其实老雷说得一点也没错,就跟回家似的,哪里都很熟悉,这种熟悉感,是藏在山和楼宇之间,藏在日与夜,藏在人群,藏在食物。


文化不同,制度不同,理念不同,又有什么关系?都说人间有一百种味道,其实只有“好吃”这一种。


你觉得我好吃,我觉得你也好吃,就够了。


这个中秋,天猫带着着让人怀念的港味,来到我们面前。


扫码围观天猫国际中秋饼铺




谨以最怀旧的港式月饼,赠予父亲、肉包、老雷,以及伴随我成长的所有人。


--- 一条想吃港式月饼的广告 ---



新浪微博:@文案摇滚帮

知乎:文摇

合作加微信:wenanyaogunbang


???

阅读原文

直达天猫国际中秋饼铺


首页 - 文摇 的更多文章: